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
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

推荐专栏

旅欧散记

来源:原创 作者:谢宪 发布时间:2018-06-29 16:07 人气: 247人阅读

旅欧散记

 

        最近,陪家里领导参加“欧洲十国游”旅行团,用两周时间转了一圈。

 

        并非为了“诗和远方”,亦非“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”,而是退休多年,闲来无事,可以践行一下“交愿意交的朋友,读想读的书,去看想看的地方”。

 

        当然,将出游时间与到访的地方联系起来,就可知是走马观花、蜻蜓点水、浮光掠影。但是,也总是会有些收获的。

 

        本人此前虽然去过英国、西班牙,但到访的城市不多。而且是飞来飞去,缺乏总体感觉。这次旅欧,起码是感性认识比较丰富了。想去的几个地方,也都如愿以偿。比如意大利的罗马、威尼斯、佛罗伦萨、比萨,法国的巴黎、比利时的布鲁塞尔……。

 

        当地的重要景点也大都通览了。例如巴黎的卢浮宫、凡尔赛宫、巴黎圣母院、香榭丽舍大街、埃菲尔铁塔、凯旋门。亲历与耳闻毕竟不一样、在影视中目睹与现场观赏也大有区别。不直面埃菲尔铁塔,就无法体会到它的挺拔英姿,印象中只存有深圳“世界之窗”的缩小版,而后者只有前者的1/3;不到布鲁塞尔“撒尿救城的小男孩”英雄雕像前,也想不到他只有55公分高,因为我见过的所有山寨版都比他高大得多。

 

        欧洲的城市、乡村与我国都有较大差别。从城市环境来说,欧洲城市鲜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,巴黎的现代第一高楼是209米高、59层的蒙巴纳斯大楼。假如放在中国各大城市的高楼排行榜中,根本排不上号。

 

        欧洲城市中,放眼望去都是几百年甚至逾千年的古老建筑,古朴、厚重、巍峨。这与西方建筑材料主要是花岗岩、大理石有关,历久弥坚。当然,也与西方一直注重保护古建筑有关。而我国古代建筑基本上是砖木结构,原材料的材质就决定了熬不到那么久远,再加上保护意识欠缺,自然就无法将古建筑群完好保留下来。

 

        欧洲的乡村产业以畜牧业为主,靠近道路两旁的土地都不种粮、不种菜,而是用来种草,以便于机械化割取草料及牛、羊、马散养觅食。这样就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:驱车所过之处,芳草如茵,连绵起伏似绿毯翠毡,蔚为壮观,赏心悦目。

 

        从文化瑰宝看,巴黎的卢浮宫、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市政厅广场,以及梵蒂冈的圣彼得教堂(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教堂、教皇教廷所在地),都保留有大量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珍品,可谓琳琅满目、美轮美奂、叹为观止。

 

        还有一个意外收获,就是瞻仰了《共产党宣言》的诞生地。本来,此次赴欧对追寻马克思、恩格斯的踪迹并没有奢望。因为不是红色之旅,行程上没有安排,大多数人也不会感兴趣。

 

        当到达布鲁塞尔时,我只是随口问了一下带队的余导,不知当年马克思、恩格斯共同撰写《共产党宣言》的天鹅露天咖啡馆还在不?

 

        年轻帅气、热情洋溢的余导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历史系,后又到澳大利亚留学,学贯中西。从事导游工作19年,带欧洲线团也已经10年,对西方历史文化的掌握已到炉火纯青、信手拈来的程度。他当即对我说,行程上有到“大广场”游览,天鹅露天咖啡馆就在广场边上。

 

        原来,布鲁塞尔虽然是比利时首都,也是欧盟首都所在地,国际原子能机构等诸多国际组织的总部也设在这里,但可供游人观光的的名胜古迹并不多。而布鲁塞尔大广场(Grande Place)拥有“欧洲最美丽的广场”的盛誉,所以,凡到布鲁塞尔的旅行团,都会安排到大广场观光,只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它与《共产党宣言》的渊源。

 

        站在天鹅露天咖啡馆面前,只见几张桌子、十几把椅子安静地摆放在这里。时间尚早,还没有营业,“这里的黎明静悄悄”。那只振翅欲飞的白天鹅雕塑仍在,似乎要告诉来访者,在这间不起眼的咖啡馆里曾经有过的辉煌。在我的耳边,也响起了《共产党宣言》开篇的第一句话:“一个幽灵,共产主义的幽灵,在欧洲游荡。”而本人,不就是现在正在欧洲游荡的“幽灵”吗?

 

        遗憾的是,虽然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、《共产党宣言》发表170周年,但在天鹅露天咖啡馆却看不到任何铭牌标识。我想,既然在巴黎的莎士比亚书店门口可以有铭牌标识,在佛罗伦萨但丁的故居前也有文字说明,为何此处却不著一字?须知在千禧年来临之际,英国广播公司(BBC)曾用数周时间,在国际互联网上评选千年来最伟大、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,结果是马克思排在第一位,创立“相对论”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排在第二位。

 

        看来,之所以淡化天鹅露天咖啡馆影响力的唯一解释就是政治原因了。这也可从“一斑”窥见资本主义社会所谓的“民主自由”货色。

 

        就大自然环境而言,此次旅欧,“天更蓝”是没有看到。所到之处的蓝天白云,神州大地也比比皆是。那种湛蓝色的天空,本人十多年前在秘鲁的库斯科高原上见过,在我国的青海湖上也见过。

 

        “水更清”也只是在意大利的威尼斯水城见到,但那是海水。多瑙河、塞纳河的水都不算清澈,布鲁塞尔的护城河,水质还有较明显的富营养化。

 

        不过,观景与心情有关,与天气更有关。借用一下宋代诗人杨万里描写西湖的名句,将地点改为巴黎也是适用的:“毕竟巴黎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。”实际上,巴黎不仅四季不同,连阴晴天都不同。我们游巴黎的第一天,上午是阴天,塞纳河拍摄出来的照片,就像是黑白照片中旧中国的水乡小河,风雨如磬;下午阳光灿烂,照片上则是流光溢彩、熠熠生辉。

 

        欧洲的环境保护自然比我们国内好,但也不必夸大其词。在中国大妈喜欢去扫货的巴黎“老佛爷”总店所在的大街边上,堆积的垃圾也不少。而且已经有一定时日,绝非一日之“功”。

 

        欧洲诸国宾馆房间大都没安装空调,据说是为了环保。不过,在意大利入住的两家宾馆房间都有空调,看来只是与宾馆价钱有关。

 

        也不是所有欧洲国家都不允许室内吸烟,意大利罗马的宾馆和德国滴滴湖畔的小酒店就允许,而且在室内还放有烟灰缸。各个机场也设有吸烟室,乘坐飞机可以携带打火机,而这些在中国大陆早已被严厉禁止。

 

        据说欧洲的自来水就是直饮水,但旅游团成员都基本不敢喝。因为肉眼就可看到杂质在水杯里“泛中游”,一个多星期下来,随身携带的电水壶已明显长出水垢。

 

        公平与效率,西方国家在政府层面似乎更重视公平,而市场行为则更重视效率。卢森堡市政厅的大门正前方二、三十米就是农贸市场,井水不犯河水,官商和谐共处。卢森堡大公府(王宫)是日有重要接待,据闻是大公(国王)会见比利时国家领导人,但不封道、不扰民,游客可以如常在大公府前流连、拍照,甚至可以走到门口卫兵身边蹭个“合影”。当悬挂比利时车牌的几辆黑色高级轿车开过来时,不见警车开道,也不鸣喇叭,静静地开进了大公府。

 

        想起前些天网上热传的意大利64岁的临时总理科塔雷利,自己背着双肩包、拖着拉杆箱到总理府上任的视频,这并非是由于西方的治安状况好。回想近几十年来,遇刺的国家元首还是西方多吧,如美国的前总统肯尼迪、里根,瑞典的前首相帕尔梅,以色列的前总理拉宾……

 

        政府机关以及高官们行事如此低调,应该是他们恪守的一种信念:真正地做人民的公仆。

 

        而市场行为则是讲效率。“效率就是金钱”,这话真的不假,在西方国家,没钱确是寸步难行。比如上洗手间,不管是市区内少得可怜的公厕,还是商场、超市内的洗手间,绝大多数都要收费,标准是每人次0.5一1欧元,折合人民币3块多至7块多。有团员戏称,撒泡尿也要收7、8元,干脆忍到回宾馆再撒吧。

 

        餐馆、餐厅内设的洗手间,也只是对用餐顾客免费开放。对于路过想借用洗手间的人士,要不就是收费,要不就是直接拒绝,SAY NO!连“婉拒”都不是。包括华人华裔开的中餐厅,也是入乡随俗,“淮南为橘,淮北为枳”。老祖宗教诲的“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”,成了不让人“方便”。

 

        其实,羊毛可以出在羊身上。比如维也纳的施华洛世奇总店上洗手间不收费,一个旅行团有一两个人买,就赚回来了。我们这个团仅找我做简单翻译的两位团友,就买了一千多欧元的礼品,即使是10%的利润,也早把34欧元的团体如厕费赚回来了。

 

        与我们国内另一个显著区别是,国内高速公路服务区、机场航站楼都有免费的热开水供应,但国外的机场航站楼只有免费凉饮用水供应,高速公路服务区则连凉饮用水也没有。不过,只要付费,基本上所有餐柜都可以提供热开水,收费标准通常是1欧元1杯。瑞士的阿尔卑斯山铁力士峰上服务区收费最高,3元瑞士法朗1杯,折合人民币20块多。没有法朗也可以付欧元,但汇率是1:1。此行最便宜的1杯热开水,是在离开欧洲前,在维也纳机场的 Henry 快餐厅购得,0.5欧元1杯。这个店还内设吸烟区,但需要正式用餐。假如只买一杯饮料、一块三文治就蹭座是不行的。看来,在西方想当个烟民也得有钱才行。

 

        欧洲诸国虽然年人均收入水平很高,据说折合人民币在30万元以上。但物价也不菲,本人在几个国家的农贸市场、超市都留意了一下商品价格,瓶装可口可乐、矿泉水是1.6欧元左右,折合人民币十多元;苹果、草莓500克(一市斤)大约5欧元;卢森堡市政厅前的农贸市场,干蒜头500克7欧元多,相当于人民币50多元一斤;温州产那种一次性打火机,深圳卖1元人民币,这里卖2.3欧元,价格相差十多倍。但与国内不同的是,他们并非是不良商贩坐地起价,而是规则所定。

 

        两周国外游,本人只消费了28欧元,出境后家里领导给了我100欧元,入境前归还她72欧元。个人主要开销就是用于买热开水和上洗手间。当然,旅游个人付费项目、途中自助用餐、购买小礼品等都是家里领导埋单,这得承认。

 

        还有,也不管是什么原因,街头巷尾的流浪者、乞讨者之多,远远超出了本人的想像范围。

 

        由此看来,酒店有没有空调与环保意识无关,与酒店规格、价格有关;城市能否保持清洁与西方或东方无关,与市政管理水平有关;超市物价高低与收入水平无关,与供需匹配程度有关;贫富悬殊与社会制度无关,与调节再分配的机制有关。

 

        也可能是由于西方的高收入、高物价,所以即使赴欧团收费不菲,但也会与团员们的期待值有一定差距。余导一开始就给大家打预防针:“要打架,去看球;要吃苦,去旅游。”

 

        来回程20多个小时的飞行算是比较苦的;每天最短5小时、最长8小时的车程也比较累人,幸好租用的是60座的旅游大巴,只供一个34人的旅行团乘坐,还是较为宽敞舒适的。况且,64岁的奥地利司机一人开车,天天跑几百公里,坐车的还好意思说累吗?

 

        住的基本上是在城市近郊,都挂着“Hotel”(宾馆)的招牌,实际上大多都是“inn”(小客栈)。看来“挂羊头卖狗肉”的勾当在“讲诚信”的西方社会里也不是个别现象。

 

        吃的是以西餐为主,但余导想方设法尽量让大家每天能吃上一顿中餐。当然,广东人还是不太适应。因为肉和鱼是冰冻的,不是新鲜的;也没有绿叶子蔬菜,只有当地的包心菜。

 

        感觉与30年前从机关下基层调研差不多:住在条件简陋的地方招待所,房间小、床铺小,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,但是还算干净整洁。在这样的环境下看书写作,内心是平静的。吃的是普通家常菜,但卫生安全。不过,偶尔也会吃不上饭,需要靠速食面(方便面)、饼干对付一顿半顿。

 

        不过本人毕竟从戎廿载,适应能力尚可,基本上是“吃嘛嘛香”。也不存在时差问题,还是倒头就睡,因为平时睡觉时间就没有规律。

 

        有朋友问到行程安排如何?我答复是旅行社的安排还是很周到的,能节约很多时间、省去许多麻烦,也能拿到最优惠的价格。

 

        但如果是自助游,小国家可以不去。比如奥地利,虽然维也纳有音乐之都的美誉,但拜金色彩太浓,只要给钱,金色大厅也可以唱卡拉0K,广场、宫殿、城市公园这些景点,在欧洲根本排不上号。除非你是音乐界人士,或者是研究希特勒和纳粹史的学者(奥地利是希特勒的故乡),否则真没有必要作奥地利游。瑞士也没有必要去。登阿尔卑斯山中部最高峰铁力士峰,无论是海拔高度还是高低景观,都不及云南丽江的玉龙雪山。其最负盛名的琉森湖,假如放到泱泱神州的湖泊综合排名榜,少说也要排在300名之后。列支敦士登只有一条数百米长的街道,去与不去,区别不大。

 

        总而言之,这是一次历史文化之旅,希望以后有机会再来一次探访马克思、恩格斯的红色之旅。

 

 

 

 

作者同期发表文章:

微信朋友圈“周末絮语”之《越甲三千可吞吴》。





Copyright © 2012 - 2014 宝现网.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
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
企业邮箱入口 [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