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的保险投资理财信息服务平台
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主办

推荐专栏

呵,远去的麦客

来源:原创 作者:林 寿 发布时间:2018-06-11 14:28 人气: 180人阅读

呵,远去的麦客

 

林 寿

 

 

        五黄六月,又到北方麦收的时节。在朋友圈里看到几幅发自八百里秦川的照片和视频,蓝天白云下,麦浪翻滚,整齐排列的收割机正在金色的麦田中快速推进,进行着紧张的收割作业。……

 

        看到这些照片,我心生感慨,我想起了当年关中平原上的麦客。麦客就是当年的人力收割机呵!

 

        麦客,就是专门帮人收麦子的农民工。但比起现在的农民工,他们可是穷困到了极点。一把镰刀,一顶草帽,一块磨刀石,一条白毛巾,一个喝水用的破旧的大洋瓷缸子,一件用绳子捆起的铺盖卷——这就是麦客的全部装备。

 

        每年到了五六月时,伴随着“算黄算割”鸟叫声,麦浪黄灿灿一片缓缓从东滚到西,席卷整个关中大地,“龙口夺食”的日子到了。

 

        六月的天娃娃脸,说翻脸就翻脸,必须赶在老天变脸前,把熟麦收到场上。所以麦客就成为关中龙口夺食的一支生力军。

 

        关中麦客多来自甘肃。这是一群为了生计长途奔波,用最苦累的方式割麦的群体。当自己家乡青黄不接,粮荒临头的时候,青壮劳力们把仅能糊口的吃食留给妻小老人就上路了。

 

        没钱买车票就扒闷罐车、扒拉煤的火车,顺着陇海线一路向东,最远可达秦川最东部的潼关,再调头一路向西,割麦子,卖苦力,挣一点辛苦钱,混一口饭吃。等关中麦收时节一过,麦客返回到家乡,自家地里的麦子也该黄了。

 

        当年麦客的艰辛苦累,是当今的人无法想像的。

 

        六月的关中平原,四五点钟天就亮了,麦客们迎着晨光就开始挥镰割麦。到了晌午,毒辣的阳光开始炙烤大地,黄土被晒的发烫,麦客们头戴草帽,脖子上搭着毛巾,弓起腰,头也不抬,只顾咔咔地割麦。任凭汗水浸湿了衣服,任凭麦芒划过裸露的皮肤,任凭麦茬戳着脚板,任凭阳光晒疼了脊背。成片的麦子在闪亮的镰刀下整齐倒地,麦客将它们垒成一垛垛麦堆,再用麦秸编成腰子把成堆的小麦捆成一捆一捆,最后将这成捆的小麦用架子车拉出大田。

 

        割麦是个拼体力的活,也是个拼技术的活。麦客深知,要将臂力和腰劲协调发力,才能既割得快,割过去的麦茬又低。(地里留的麦茬低,到手的麦秸秆就多,麦秸秆是好柴禾、好饲料,还能卖给造纸做原料)。一般说来,能结伴外出的麦客大都是能干的好把式,一个人一天能割一亩半到两亩麦。而且,割过的麦田茬低穗净,能让主人家满意。割完一家麦子,麦客会用步伐丈量地亩,准确地计算出面积,好和主家计算工钱。结账的时候,主家一般都会多给点钱,给麦客再带上些自家的吃食,以示感谢,也体现出关中民情的宽厚。

 

        麦客对苦涩的环境有着顽强的承受力。他们整日在烈日下煎熬,可他们明白,晌午日头最火时,麦秆脆,省力好出活,麦客对当空那个毒日头真是又怕又敬又爱。傍晚收工,尽管腰酸背痛,但从不言苦累,匆匆地吃过晚饭,倒头便能呼呼大睡。主人家一般不为麦客提供住宿地方,他们会在主人家的屋檐下,或是废旧的棚屋里,将自己的铺盖卷摊开,席地而眠,一会儿便能响亮地打起鼾来。

 

        麦客有自己纯朴诚挚的念想,不管走多远,都惦记着家中父母、婆娘和娃。盘算着挣来的钱用多少买柴米油盐,用多少为娃交上学费。……麦客深爱着手上那把趁手的好镰刀,割麦间隙休息,会拔地边的草揉搓着,把草汁抹在镰刀上,在自带的磨石上把镰磨得又快又亮;麦客也深爱那件身穿的粗布汗褡(衬衫),那是用农家自己织出的粗缯大布做的。又吸汗,又防晒,还能挡住刺痒的麦芒,他们利用午歇时间找点水急速洗掉上面的泥土汗腥,麦垛上一晒,下午又能穿了。

 

        麦客也有浪漫的情怀。傍晚时分,辛劳了一天的麦客们吃过晚饭,结清工钱。如果没有在这里揽下明天要干的活,他们又将重新上路,赶往下一个落脚点。别看这些吃大苦,卖大力的“粗人”,当他们走出村子,迎着凉凉的晚风,还能尽情地吼唱出如痴如醉、撕心裂肺的秦腔。至于像小说《白鹿原》里麦客黑娃在打工过程中勾走主家的小妾田小娥,还有获得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《麦客》所讲述的麦客异地恋的故事,发生的概率其实是极低的。

 

        上世纪70年代,我在关中平原渭河北岸的一个村子插队。后又在县委政策研究室工作了几年。这期间,接触过一些麦客,亲眼看到他们的劳作生存状况。我曾想写一篇文章,真实记录这个劳工劳苦群体的状况。为此,我查阅搜集了一些资料,我惊奇地发现,作为一种生态现象,麦客在明、清时的中国地方志中就有记载。《清诗纪事》嘉庆卷中吴振木《麦客行》诗中提到,百分之九十的麦客来自甘肃。这恐怕是中国最早最原始的劳务输出。

 

        如今,随着现代化收割机的出现,麦客在关中平原已渐渐消失。麦客们弯腰挥镰割麦的场景,已成为远去的记忆。

 

        请允许我借一首名诗的句子,稍加改动,送给那些远去的麦客:

 

        悄悄的他走了,

        正如他悄悄的来;

        他挥一挥镰刀,

        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 

 

 

 

(作者是高级经济师,现居深圳)





Copyright © 2012 - 2014 宝现网.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2834号
深圳宪立投资有限公司 主办
企业邮箱入口 []